期货之家

请输入关键字词
您现在的位置是:主页 > 期货之家 > 期货配资 >

期货配资

【600170千股千评】网络小额贷款严控下的困惑、转型与车牌焦虑

冬天来了,瑟瑟发抖。这是张超22日晚看到红头文件后,脑海中浮现的第一个字。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领导小组办公室(以下简称互融办)下发的《关于立即停止审批网上小额贷款公司的通知》严厉指出,从现在起,各级小额贷款监管部门对新批准的网上小额贷款公司不予批准,在“现金贷款”行业开展的基础上,部分经批准的网上小额贷款公司存在较大风险。作为一家现金贷款平台的运营总监,张超意识到,他们一直希望能获得网络小额贷款许可证,加入合规运营梯队,这让人大失所望。

对网上小额贷款和现金贷款的监管仍在进行中。据棱镜网报道,11月23日上午,央行与银监会共同主持召开网上小额贷款清理整顿工作会议。从会上公布的信息来看,虽然对网上小额贷款及其现金贷款业务不会“一刀切”,但严格限制网上小额贷款的资金来源和业务范围将是大概率事件。

有的人还在焦急等待,有的人已经开始转型,对于现金贷款行业来说,一场“生死”即将上演。几人高兴,几人伤心


张超反复读了180多个字的红头文件。他认真思考了“为了贯彻国务院领导同志的指示精神”,然后回忆起之前的《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实施方案》中提到的“中国人民银行负责同志任(互融办)领导”,张超的结论是:对现金贷款的监管比他们最坏的情况还要糟糕。

张超对棱镜说:“现在我们必须等待死亡或转变。”。在他看来,现金贷款龙头企业,特别是持牌企业仍有生存的机会,但中小平台的前景却不容乐观。他们已经开始向区块链产业转型,但也知道区块链的技术门槛很高,所以转型之路并不容易。事实上,几个月前,张超的平台曾计划获得网上小额贷款许可证,甚至价格也已谈妥,但最终还是被困在了地方法规对转股的限制中,最终以失败告终。”现在看来,今后获得小额贷款许可证的难度只会越来越大。”

华南某现金贷款平台负责人看到红头文件后,他的第一反应是联系并购业务部的同事,询问网上小额贷款牌照收购的进展和影响,因为他们几个月前也开始了牌照收购。得知自己“两个月前锁定了价格”后,这位负责人松了一口气,“如果是新的谈判,价格肯定会涨很多。”

受此影响,也有上市公司。布森股份有限公司(002569)于下发《关于暂停审批网上小额贷款公司的通知》之日。深圳)宣布终止参与设立西安星河在线小额贷款有限公司;新国都股份有限公司(300130)。深圳)宣布终止全资子公司海南兴国都小额贷款有限公司,两家拟设立的小额贷款公司注册资本为人民币5000元。

与前两个现金贷款平台相比,合创金融服务显然要幸运得多。早在2015年,他们就抓住机会申请了江苏泰州禾创互联网科技小额信贷有限公司,历时约一年。合创金融创始人兼CEO方平虽然早早拿到了“入场券”,但他对棱镜表示,“现在牌照(价格)问题不是关键,关键是如何落实现金贷款业务的监管政策,利率、杠杆率和资金来源将是关键。”。

据张超介绍,几个月前,他们谈妥了1500万元的牌照价格。华南地区现金贷款平台负责人告诉棱镜网记者,目前市场上的网上小额贷款许可证费用在2000万元至5000万元之间,而他们几年前购买的普通小额贷款许可证仅为数百万元。

对新一批网上小额贷款牌照进行限制后,正常的逻辑是,存量牌照会变得囤积和奇形怪状,价格也会随之水涨船高。不过,业内人士并不这么认为。相反,他们担心,一旦出台更严格的监管措施,手中的车牌会变成一张废纸。

广州安宜达互联网小额贷款公司总经理徐蓓告诉棱镜网记者,目前市场上的牌照价格都是假的,因为基本上没有成交的可能。许可证转让需经当地财政局批准。唯一的办法是收购小额贷款公司的股东,但网上小额贷款公司的股东通常非常大。此外,小额贷款股东变更有严格的限制和资格要求,与新的申请流程基本一致。徐说,他在市场上没有看到任何交易案例。”业内人士根本不关心买牌照的事。”

规定上一会计年度申请的主发起人总资产不低于10亿元,原则上主发起人持有的股份自公司成立之日起不少于3年可以转让,其他股东2年内不得转让。这大大提高了许可证转让的门槛。

据网贷之家研究中心不完全统计,截至2017年11月22日,全国共批准了213家网络小贷牌照(含已获地方金融办批复未开业的公司),其中有189家完成工商登记。此外,从网络小贷公司成立时间来看,2016年开始网络小贷牌照数急速增加,2017年呈爆发性增加,2017年年初至今新设网络小贷数已达到98家,是2016年全年的1.66倍。

一位业内人士向《棱镜》表示,网络小贷牌照兴起的轨迹,基本上伴随着这一轮P2P网贷和现金贷的热潮。目前头部互联网公司基本都布局现金贷业务了,包括比较火的新独角兽,“只是有些选择高调上线,有些低调运营,有些还在筹备中(尚未被曝光)。”

迟到的监管从2010年3月浙江杭州批准成立阿里巴巴小额贷款股份有限公司开始算起,中国的网络小贷已经走过了7个年头,但尚未有针对网络小贷的监管文件出台。

按照2015年7月十部委联合下发的《关于促进互联网金融健康发展的指导意见》,将网络借贷划分为个体网络借贷(即P2P网络借贷)和网络小额贷款。其中,网络小额贷款是指互联网企业通过其控制的小额贷款公司,利用互联网向客户提供的小额贷款。

该《指导意见》还明确提出,网络小额贷款应遵守现有小额贷款公司监管规定,发挥网络贷款优势,努力降低客户融资成本。按照2008年5月银监会出台的《关于小额贷款公司试点的指导意见》,小贷公司的经营范围被限定在“本省(区、市)的县域范围内”,即使到后来这一限制略有突破,但仍然局限在本省范围。而网络小贷通过互联网的方式,早已将业务扩张至全国范围,显然已经不适用现有小额贷款公司的监管规定。

除了前述《关于小额贷款公司试点的指导意见》,目前小贷行业还没有一部正式的法规,这在一定程度造成了后期各省小贷规则的改变,以及网络小贷的无序发展。

例如,按照最初的指导意见,小贷公司的外部资金只能从不超过两个银行业金融机构融入,且余额不得超过资本净额的50%。但近几年,各地已经将这一杠杆比例放宽至2到3倍不等。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副院长黄益平曾以中美对比,美国的网贷平台需要申请了美国30多个州的小贷业务牌照后,方能开展网络借贷业务,大大提高了从业成本;而在中国,遵循属地管理的小贷业务,通过互联网小贷的方式,就可以将业务扩展至全国。在他看来,中国的科技金融业务跨区域、跨行业,风险传导既快又广,因为有必要实行牌照管理。

据《棱镜》查询,2015年8月国务院法制办曾公布过一份由央行牵头起草的《非存款类放贷组织条例(征求意见稿)》,此外,由银监会牵头起草的《小贷公司管理办法》也曾经征求过各方意见,但均尚未正式出台。